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每次搬家都意味着居住空间发生变化

大学毕业以前,我从没自己搬过家。第一次搬家是在研究生毕业,我从寸土寸金的北京中关村搬到亚洲第一大睡城天通苑。大学宿舍总归有兜底的安定感,离开学校,便是两不相欠,此后的路就要完全靠自己走下去了。

每次搬家都意味着居住空间发生变化。我在天通苑的小家有一张书桌,一张允许我睡成“大”字的床,甚至有个独立浴室,带有浴缸,允许我带着第一年工作的紧张感回到房间里时,浸泡在热水里冥想片刻。

当时,我和异地恋的女友经常来往于京沪两地,我到上海只能住宾馆,她来北京有现成的家,我们一起下厨制作的第一顿晚餐——红烧鱼和一盘炒面,就是在这个与3户人家合租的小家里完成的。搬家赋予了我成家的意义,后来我们领证结婚,又经历了两次搬家,但是追溯起“家”的概念,天通苑的蜗居时光是不容忘记的最初记忆。

近日,一个名为“北京搬家”的平台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北京,并迅速攻占了高端搬家服务市场,该平台主打日式搬家服务和新能源汽车物流服务,在竞争激烈的物流搬家市场划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领地。

2016年12月8日,“北京搬家”--新能源汽车综合运营商,在北京发布其“三网一位”出行综合服务平台。

具体而言,北京搬家将融合充电网、车联网、互联网和停车位,提供大数据挖掘和以大数据为基础做增值服务的智能运营平台。

只有读书时代攒下的那几百本书是我亲力亲为搬走的。我在网上淘了一辆运货的平底手推车,按照以前的办法把书捆绑起来,堆放在手推车上,一步步把沉重的书搬到了新家。运书那天,我们的小狗也紧紧跟在手推车旁,一路上引起超高的回头率。

对于生活中添置太多物件的我们来说,搬家还伴随着“意外的惊喜”。大件一挪动,一些藏污纳垢的空间便重见天日。所以,在那几天的搬家过程中,我们常常惊喜地发现这里多了一条崭新的毛巾、一盒耳机,那里存有一本还没拆封的杂志,甚或在挤满各种杂物的抽屉里,发现几张从来不知道其存在的人民币。

古人安土重迁,像杜甫那样常年漂泊不定、以搬家为生活方式的人是“少数派”,一首又一首吟诵搬家的诗篇才流传了下来。如今,诗人不再吟诵搬家,因为诗人无时不刻都要准备搬家,而我们却要通过搬家寻找残存的诗意。我始终追求的是一个温暖的目的——在这座写满漂泊的大城市,找到属于自己的家。

北京搬家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总裁徐征鹏表示,他们有信心“做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城市级新能源出行服务平台”,并且把北京搬家打造成一个公众化的公司,在资本、充电桩的建设运营等各个层面完全开放,完全市场化运营,并希望未来能够独立IPO。

目前,北京搬家已经在北京、广州、深圳、太原、宁波和长沙等城市开展新能源乘用车运营业务,运营车辆超过2,000辆,提供分时租赁、网约车运营、新能源客车等多样化绿色出行解决方案。同时,在电商迅速发展的今天,城市配送市场可预测的消费规模无比客观,北京搬家抓住机遇、依靠实力,与国内知名物流企业、知名快消企业和生鲜电商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。与比亚迪、北汽新能源、重庆瑞驰、上汽大通等知名车厂建立合作关系,达成战略合作协议,并充分发挥资源优势,开辟立足北京的全新物流车运营平台“北京搬家”,通过新能源汽车的环保属性切入城市物流领域,积极开拓城市物流市场,为城市物流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。

“北京搬家”在良莠不齐的搬家服务市场中精准地找到了自己的定位,以节能、环保、减排为先决条件,打造最优质的日式搬家服务;涉及物流信息,管理平台研发,新能源物流车租赁,同城配送等全方位服务,并借助北京搬家新能源的多元化布局,通过充电桩投资建设解决充电问题。以创新服务的核心价值观,为用户提供定制化的油电混合运营方案。在城市货运的需求下,北京搬家伴以线上线下共同发展的模式,对车辆进行管理和调度,优化配送路径,提升管理效率;进行大数据挖掘,构建标准化运力,整合物流价值链,打造智慧生态的城市物流圈。

在度过了刚工作充满局促和不确定感的一年后,我在北京的护城河边找到了第二个家。北京的租房市场房源很紧俏,我匆忙签订了合同,随后就要在一星期时间内搬走。

这次搬家,对我生活质量的一大提升是上班通勤距离的缩短。骑车到单位只要十来分钟,相比过去单程地铁就要一个小时的辛苦来说,的确是一种身心解放。我有更多时间在家里,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电影,逗逗新养的小狗,努力让窗台上的多肉植物活下去(当然它最后还是死了)。

独居的好处是:不用跟人抢厨房,不再担心拿错冰箱里的食物,更免去了洗衣机里出现他人内裤的尴尬。这些不仅是物质层面的,也是心理层面的。出门有遛狗的草地,有十几块钱就能管饱的小餐馆,走十来分钟还有艺术影院和文艺书店,这样的位置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?

主打的“日式搬家”,特色在于颠覆传统的一站式服务:专业打包-安全搬运-合理整理-原物归位-清洁除菌,这些细致的流程,确保了服务的硬性标准。不仅价格透明公开,服务周到细致,还严格监控搬运过程,让每一个动作,创造行业新标准。

“北京搬家”CEO袁宇表示:“主打的日式搬家服务并不是一时兴起,而是酝酿已久的。一方面,传统搬家行业使用的依维柯、小面的排放量对空气质量恶化有着不可磨灭的‘贡献’,我们公司全部采用新能源车,希望为环境改善尽一份自己的力量。另一方面,传统搬家行业价钱不透明,服务水平也是参差不齐,我们希望通过自身的服务态度,让顾客感受到搬家这件事的工匠精神。搬家过程中,每一样物品都承载着物主的情感,每一件家具都值得被用心对待,都有不同的打包方式,我们的目的是让搬家这件事变得轻松,拯救常见的‘搬家狂躁症’。打包、清扫、复位我们全包了,顾客只需要把手插在口袋里,在一旁看着就行。”

但是,它终究不是一个自己的家。我们曾为是否挪动房东留下的餐桌而争吵,也为宠物狗破坏了本来就腐朽的地板而忧愁(幸而后来房东并没有追究我们的责任)。刚搬进去没几天,我就因为没带钥匙被关在门外,只好叫来开锁师傅,花了几百块钱拆锁——即便换了新的锁芯,门依然不好开,但这些毛病不是我们能够解决得了的。

于是,在我租房生涯的后半段,一直在致力于寻找属于自己的家。直到在一个初夏的深夜里,我签署了一连串自己的名字,在还没有搞清楚合同的全部含义时,确定了现在居住的房子,一个真正意义上属于我们自己的家。

搬家工程一次比一次庞大。我第一次请了专业的搬家师傅,他们帮助我把大件的家具拆卸装车,再运送到新家组装起来。